爱过

 

荒回房间时已经很晚了,寮里灯全熄了,他蹑手蹑脚,拉门的动作很轻,黑暗中打个响指,屋里的灯和烟烟罗的脸一同亮了,荒差点把榻榻米蹬塌。烟烟罗吐口烟,勾勾手指,荒收拾起狼狈样子,狠了狠眼神,乖乖近到跟前坐好。

“你出阵了?”

烟烟罗抬手,荒自然把头低下。她手指碰到他额上的头发,他本能往后缩了缩。

“嗯。”

“是探索时留下的?”

“嗯,被天邪鬼绿一板子拍晕。”

“这儿呢?”烟烟罗手落在荒青紫的眼眶边上。

“石距抽的。”

“还有脑袋上。”

“可能是被麒麟打的……”

“真难看啊。”烟烟罗掩着嘴笑,打开身旁的小盒,里面摆着白布和药水,还有蝴蝶精特制的花粉。闪闪的粉末撒在荒头上,荒闭上眼,仿佛能闻见春天田野。

“每个新来的式神都是这样过来的,还有哪儿疼吗?”

荒卷起袖子,露出胳膊上擦伤。

“你也是吗?”

“不,我吃的蓝达摩。”

“……”荒伸直脊背,点点自己的嘴。“还有这儿。”

烟烟罗盯着他,放下药瓶,勾勾手指。荒俯身,他的头发先一步扫下来,烟烟罗咯咯笑,在他唇上蜻蜓点水。荒脸上粉红,不肯挪开视线。

“你明也要出阵吗?”烟烟罗收起药盒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我明再来。”

“阿罗。”

荒拉住烟烟罗的手,话到嘴边,想起自己不辞而别还跳了海,想起烟烟罗一个人在世上徘徊,想起她很久以前教他,千言万语中对不起最不值钱。他抓住了自己最想握紧的手,“我不会走,我就在这里。”

“你再陪我一会儿。”



(昨晚八九点的时候终于出了荒,还愿,从此我也是荒哥的女人了哈哈哈哈嗝屁)

评论(6)
热度(40)
Top

© Water lily | Powered by LOFTER